诗小羊-love

【维勇】重生之换位恋情

hey叶子花儿:

一时脑洞,毕竟鬼节。




【1】


教练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意外过世以后,已经过去了六年,胜生勇利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。


第一年,所有人都因为维克托的去世而感到悲伤,也就没有人去苛责勇利的过度悲伤;第二年,无论是教练还是队友还是粉丝都渐渐接受这个事实,便开始担忧起勇利的精神状况来。


然而勇利却也像突然从过往中走出来,没事人一样地练习、比赛,接替维克托捧回一枚又一枚金牌。也许他把悲痛转化为力量了,人们这样想。


五年过去了,胜生勇利蝉联五年大奖赛的冠军,终于做到了之前维克托要帮助他做到的——五连霸。维克托却已经看不到了。


也是在第五年登上冠军领奖台的时候,勇利把金牌举到唇边亲吻,再把鲜花高高举起,就像维克托蝉联五连冠的时候做的那样。然后,他便两眼一黑,从领奖台上栽倒下来。


直到此时,人们也才知道,他一直没有从那段悲伤记忆中走出来。


一直一直,这样难过和悲痛。




【2】


退役以后,勇利也没有放弃花滑。在经过三个月的休养以后,作为教练的胜生勇利,再次出现在冰场上。


这一次,被推到他面前的那个人,同样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,精致的五官,像一个冰雪精灵。


“这个人,叫做维塔利·尼基福罗夫,十四岁。”已经长得很高大的尤里·普利赛提说,“维克托的一个堂弟,六年前才开始学花滑,今年要升入成人组了。你来教吧!”


勇利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他比自己矮半个头,同样定定地看着自己,也不说话。


“喂,小鬼!”尤里喊他,“跟胜生教练问好啊!”


那个人抬头有些怯怯地看勇利一眼,勇利觉得这双眼睛特别熟悉。


“没事,我以前也内向。”


“他……”


银色长发的“学生”突然上前两步,扑进勇利的怀里,一把搂住勇利的腰。


“勇利!!”那个人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少年特有的纯真感叫人不忍苛责,“我好喜欢你!!”


“……是你的大粉。”尤里补充说明。



评论

热度(212)